虽然已过立秋,但气候依旧酷热难耐,年度最“高冷”的电影,《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8月31日即将上映,95后新锐导演饶子君执导世界首部深入羌塘无人区腹地,并实现环普若岗日冰川拍摄的纪实探险影片,把我们从这个夏天的酷热带到第三极的严寒当中。

由95后新锐导演饶子君执导的中国首部展示西藏羌塘无人区腹地普若岗日冰原的大型纪实探险电影《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正式宣布定档8月31日。这部低调的纪录片,终于搭上了暑期档的末班车,让观众们领略藏北的独特风光。

视频地址

2000年的一次行走西藏之旅,让导演饶子君的父亲从公司高管变成了一名独立登山家。并且连续登顶全世界各种级别的雪山18座,其中10座更是8000米级雪峰。遗憾的是在一次登山意外事件之后,完成攀登“14座大满贯”的梦想戛然而止。

年幼的饶子君继承了父子对雪山的情感,从小就开始接受攀岩技能练习的她,在2012年跟随父亲进藏进行高原训练。父亲去世以后,她一直心系这片令人疼痛的高原,希望用心的开始和父亲完成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告别。因此对于饶子君来说,《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不仅仅是自己的导演处女作,更担负着她生命的不能承受之重。

所以这位年轻的女生,经历了五天五夜蜷缩在只能盘腿的小货车里,从深圳横跨8000里奔袭拉萨;拖着患有严重呼吸综合征的身体,登上6000米海拔的高原;面对无人区无处不在的极寒、饥饿、死亡依旧面不改色。影片整个拍摄过程历时近40天,总行程3441.511公里,48人的摄制组,最终坚持完成影片拍摄的仅余8人。

当她出现在凯旋的人群中,她用自己行走在无人区的足迹,完成了与父亲在精神上的接力。饶子君在一篇写给父亲的文章中曾写道:“每个人在生命中,至少可以有一次为自己想要做的事全力以赴。” 她的父亲做到了。现在,她也做到了,而且还将继续做下去。

制片人蔡宇的执拗与坚韧,更让人钦佩。这个一口气能干掉半斤白酒的贵州汉子,当过记者,做过刑警,曾经近30次进藏,辗转十年。西藏对于他来说不像是远方,更像是一个宿命之地。而宿命的中心,就是羌塘无人区。

羌塘,藏语里的意思是“北方的高平地”。指的是西藏北部一片广达60万平方公里的区域,是中国最大、世界第三大的无人区。2015年第一次去羌塘的时候,他站在车外“一瞬间就哭了”。让他下定决心的还有深处于无人区腹地的那座神秘的“普若岗日冰川”,拍摄一部有关羌塘无人区的电影。

普若岗日是地球上除南极和北极之外的世界第三大冰川,也是世界最大的中低纬度的陆地冰盖,被誉为“世界第三极”。几百万年的默默凝固,它仿佛历史书一般记录了整个青藏高原从水草丰美到荒无人烟的变化。

蔡宇这次的终极目标,是要用无人机飞越普若岗日冰川顶端,完成电影组首次对普若岗日冰原主峰的拍摄。在海子吟诵“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的时候,他相信远方一定有东西在等着他。没人能够想到,人类再次向这片生命禁区发起冲击,竟然是因为一个冲动的中年男人要拍一部电影。

几乎所有真正的探险者踏上旅途的原因都很简单:因为它在那里。蔡宇讲到他从小就有极强的好奇心,而饶子君也自小就经常和父亲一起野外探险。对于他们来说,去羌塘既是一种无法遏制的欲望,也是一种宿命。也许探险纪实类的纪录片在中国不会像喜剧片一样轻轻松松捞钱,但感谢有电影人相信远方除了遥远还有别的。

凭借史无前例的探险旅程和精彩绝伦的真实影像,《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获得了第六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红枫叶奖”竞赛单元纪录片单元最佳剪辑奖,同时入围第42届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