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见到这样的说法,当下惊动:
      “魔羯是神的行动。
      水瓶是神的思想。
      双鱼是神的化身却不小心沾染了人的各种缺点。”
      于是决定写下这篇文,给那些徘徊反顾的心魂。
     终极视角之于羯瓶鱼,幸也不幸,思想超拔现世者必会付出代价,区别在于选择如何自处,然而先天的精神结构总是顽固的,故而引出他们三者不同的表现方式:


     ***水瓶篇***
     先说水瓶,因为三者中,神性之于瓶子是最不烫手的,她能与之安处,基于她的个性拼图,也能较好地携着它与世间圆滑相处。瓶子实在是幸运的。总有人觉得瓶子思维怪异,只是因为瓶子的思维对于脑力不彰,心胸僵死的人们来说,太宏观了些,太跳跃了些,视角过于高远了些,瓶子只是发挥她的天性,实在怪不得她。好在,瓶子还有如凌波微步的圆滑、冷静达观,加上善于沟通,瓶子实在是不容易被记恨。只是这个世间的现实总落后于瓶子的思想,逼得她只能在离世间半步的地方孤芳自赏,不远不近,幽然徘徊。和瓶子对过话的人一定会发现,她们眼睛里总泛着些清冷的优越感,不会很让人舒服,但那绝不是装出来的,那源于瓶子对于自己思考能力的自信,源于对这个世间的澄澈视角。和白羊、摩羯不同,水瓶不是典型的行动主义者,瓶子更愿意在她们最舒服的姿势里,思想着,大西洲的踪迹?还是H股的投资愿景?其实什么都没有关系,只要保持着思考的姿势,用神灵的恩赐贯通人间与神邸,那便是水瓶本来的样子。
      在人间洒洒轻舞的水瓶,对世事保持在注意与不注意之间。三分入世,七分自赏。
      我只有赞叹。
     ***摩羯篇***
     无疑,神灵对于摩羯是最苛厉的,送给他神的觉悟,展现给他的,却是满目疮痍的世间。摩羯,自生之日起,就是一个巨大的伤口。他的目光太锐利,太容易洞穿世事惨淡、人心炎凉,却学不会闭目塞听,只能任丹心,血流成河。却依然要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在满目黑暗、时间的流逝中,用坚硬的躯壳包裹住柔软的内心,包裹住最后一缕矢志不渝,因为那是对神灵的许诺。正是这份许诺炼就了摩羯外冷内热的大半生,直至外热内冷的残年。知道摩羯眼睛里忧郁的由来了么?既要守诺,又不得不生存以承载前者。诺言重于生命,于是只能折磨自己,折磨出一种无路中找路的活法,磨出一个坚韧无比的背影。很多人看不惯摩羯的傲,可知这“傲”背后的奥妙?摩羯内心的火种是不容熄灭的,那便是对救赎世间的信念,对自己能够承载这份信念的确信。很多人会发现摩羯在表达自己的时候会显得严肃甚至僵硬,是的,他不擅表达也不愿表达,他只是一直埋头做着经得起时间老人检验的事。他要拯救的是观众,故而他不需要观众。
      人生苦短,使命可曾一日完成?那么,披上荆棘,忍住剧痛,上路!
      美地深沉,超越了时间,以及人间能够理解的极限。
     ***双鱼篇***
     当摩羯和水瓶或功成或名就,也许双鱼正在她温暖的巢里搅拌狗食,当然需要很多的量,因为她总是无法和内心对抗,瞥见世间的美好或是可怜,总是习惯性地投射到自己,感同身受。那么捡来的狗狗数目自然不可估量。可是,又有谁知道鱼儿其实是最不可估量的星座呢?如果说羯和瓶总还是时不时显出些灵光突兀,那么鱼儿展现自己能量的机会就太少了,好像她总是一副平庸样,柔弱无依,缺乏坚持,这样的人怎么成事?但恰是这样的鱼儿,创造了无尽的奇迹。鱼儿爆发的时候,正是神性大动之时,平日里的神性乍现,小到众人不以为意,更多的时候处在沉睡状态。鱼儿的身上,藏着最灿烂的可能性,虽然她不尽知。当睡眼惺忪成为习惯,鱼儿也许会渐渐忘记了自己的身世吧,好在那些聪明的鱼儿知道自己体内,藏着一个神奇的开关,时刻等着神灵的扳动。神明给了鱼儿神的心魂,也给了她对于温柔乡的依赖。这样的鱼儿,就不会太辛苦了吧。
      山火中的兔子浑身瑟瑟发抖,它的眼神却清楚地告诉你,“我柔弱但并不绝望,因为神灵与我通心魂。”
      仁者无敌。至柔即至刚。
      想借此告诉那些美丽哀愁的灵魂,神临日近一日,且等且待吧,你们是神灵永远的眷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