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1

     号称史上最纯净爱情的《山楂树之恋》上映许久,一下子引起了人们对于纯净爱情的遐想和讨论。当许多人已经宁可在宝马里哭也不在自行车后面笑的时候,纯净的爱情,到底还有没有?

地上的人不配拥有天上的爱情 。  纯情。这个词很有意思。

如果我们能有化学家的手段,把爱情掺上水放到烧瓶里炼炼,提纯,袋装或者切片……然后就可以在大排档出售了。“先生,请问您要60%的爱情罩40%的肉体呢?还是40%的爱情罩60%的肉体?来两碗?哦,您要95%的,对不起后厨没货了……”

      纯度高的爱情使人上瘾,一辈子都戒不掉,就像海洛因一样,于是成为禁品,价格昂贵,难得一见,只能地下交易;案板上跟大米白面摆在一起的,一般都是掺了XX牌奶粉的假货,这是生活必需品……

      一个眼神、一个吻、木床的一次吱吱呀呀……这些究竟该归类到精神层面呢还是物质层面?究竟属于“情”呢还是仅属于“性”?爱情在这些活动中究竟占多大的比例?它有多高的“纯”度?

从来没有数学家能计算出来。

      如果把对伴侣的忠诚看作衡量“纯情”的尺度,作为哺乳动物的人其实远不如鸟,鸟类95%都实行一夫一妻制,而且这种一夫一妻制和人类的不一样,因为他们的发情期比较固定,不像人类那样随时随地都可以亢奋起来,所以不会搞包二奶一夜情那一套,关系一旦确立,便老老实实地相伴一辈子。比如大雁,一旦伴侣死去,他们绝不独生。这种在天空中飞着的爱情,在地上行走的人只配仰望,很难做到。

     只有借助飞机的铁翅膀,人才可以暂时地做一个“鸟人”,而在爱情这方面,只有极少数的人能飞得起来。

      纯情的稀缺与人类漫长的发情期有关——“爱情”,其实是人类称呼其发情期的专用名词,相当于皇帝专用的自称“朕”和“寡人”,这是人类的自我膨胀自我神话,僭越上苍权力的结果便是人类看不清自己的脸。

      非纯情不要的人,非高档房不住的人,非高档车不开的人……他们深受商品社会的毒害,自以为是上帝宠儿,一定会得到世上最好的东西……其实上帝很忙,他老人家顾不上给这么多的人开后门。根据物质守恒定律,你今天获得了多少公斤幸福,明天就会付出多少千克的倒霉。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在世界的最后,万物归一。

     每一段爱情都不是纯粹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完美的,早在来到世上之前,我们就被上帝拿走了初夜权。

     突然忆起谁的脸    补丁

     在一夜情、地下情越来越成为一个人所共知的名词的时代,纯情、深情这些名词便显得年代久远而弥足珍贵。跟这些名词表面所承载的意思一样,看看,连老谋子都慨叹,“看起来纯情”的演员都越来越少了。

     不要嗤之以鼻: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错!物以稀为贵。正因世界乱,纯情才好看。较之于男人们某些所谓情结,纯情情结是不分性别,人人可以怀念的。新出生的孩子人人喜欢,当孩子亮亮的眼睛望向你,会让你不自觉地自惭形秽。房子车子票子,你可能具备了一切,却可能独独少了孩提时清澈的目光。

     据说,有专家警告当红的明星,要想让自己看起来清纯,一定要切忌滥情。情事多了,眼睛里就都是故事,再也纯不起来了。其实岂止演员,每个人都一样,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你现在的窗户还清亮如初么?

      当感情也变成了速食产品,谁敢再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这辈子只会爱一个人,只会经历一次爱情?曾经纯真的孩子,最后可能会在社会大染缸中变成玩世不恭的情场高手。千帆过尽,常留心底的,却可能是一些最最琐碎的细节:还记不记得最初的心动,为了拉拉手而费尽心思制造机会?那枚野草编织的“戒指”,可是你最初的信物?一个眼神,一句简单的问候,是不是也曾经让你心跳加速、心律不齐?

       当物质和感情混淆,你有得选却不肯用心去选的时候;当你不肯为难自己,得过且过的时候;当不用动心就能轻易得到,自然也无法再从心底里疼惜的时候,就是你失去纯真的时候。一个人的脑容量有限,放太多无用的世俗的东西,便难有“感动”和“纯真”的容身之地。

       人生之所以可爱,故事电影之所以好看,正是因为纯情的存在。纯情无关年龄性别,它的存在,只是为了提醒我们,让我们忆起自己曾经的白衣飘飘的时光,想起那曾经纯真的时代,想起那爱你在心口难开的际遇。

      当你偶尔想标榜成熟,把纯情当幼稚老土嘲笑的时候,别忘了问问自己:心底深处,有没有那么一个角落,是留给某个人、柔软得不可碰触的?当某个场景让你感怀的时候,会不会突然想起谁的脸,还有那含羞带怯、一低头的温柔?这时的你,还敢不敢迎着对方清澈的眼眸,大胆地说一句:你看,你看,我纯情的眼……

(补丁其人:把德才兼备、贤良淑德当作毕生追求目标的小女人。相信人生的一半时间是在制造麻烦,另一半是用来解决麻烦的。)